最 新 文 章
上一页
1
兴水之枢 ——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
2017-05-16 11:20浏览数:74 

                                                        引 子


  这是绵绵雪峰洒下的明眸一湾,千百年来缱绻着这一方沃野桑田、大漠戈壁、平沙绿洲……

  这是亚欧大陆腹地的神奇一域,古今中外文明荟萃,土爰稼穑生生不息,航空科技叩响苍穹……

  星移物转,乾坤赓续,黑河水脉的故事亘古通今,源远流长……


                                                 弱水之问


  黑河,是我国仅次于新疆塔里木河的第二大内陆河。它发源于海拔4000多米的祁连山中麓,一路携川纳流、穿峰越滩,横跨青海、甘肃、内蒙古3省(区),在东、西居延海结束近千千米的跋涉征程。

  盈盈黑河水,哺育了流域12万平方千米范围内的生灵万物,激荡起“西北粮仓”的富饶与生机。独具特色的中外文明融汇交流。北狄、大月氏等少数民族曾在这一带“随畜逐水草”。瑞典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乘胡杨木船,泛舟居延海”。

  然而,黑河又是一条水情河情极为特殊的河流。水资源总量小、时空分布极不均衡。上游是产水区,而中下游则是耗水区和极端缺水区。黑河70%的水量来自汛期(6~9月),这与农牧灌溉、生态补水时段需求不协调。特别是下游荒漠戈壁地带,降雨极少,但蒸发量极强。黑河下游自古即有“弱水”之称,涣散无力、不能负芥。

  黑河水资源问题由来已久。新中国成立后,中游地区大规模垦荒种粮,灌溉面积、人口规模持续增加,社会生产力供给水平大幅提高的同时,黑河水越来越入不敷出。中游地区集中了黑河流域85%的人口、92%的有效灌溉面积、96.8%的粮食产量,灌溉农业消耗了90%的上游来水。用水量激增,居高不下,使得弱水更加纤弱,下游生态用水大量被挤占,尾闾生态严重恶化。1961年、1992年,西居延海、东居延海先后干涸,世纪之交,额济纳成为中国北方沙尘暴策源地之一。

  严峻的生态形势引起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一场拯救黑河、谋求人水和谐的探索之路应时启程。

  调度之初,征程茫茫。历史上,清代陕甘巡抚年羹尧在黑河地区推行“均水制”,动用军事力量,竭力平衡各方争水需求。然而,由于黑河上中下游经济结构、用水习惯差异较大,用水矛盾历来十分尖锐,利益格局调整复杂。特别是控制性调度工程缺乏,中游引水口门过多过滥,依法调度、科学调度的必备手段极为不足。

  黑河流域管理局勇担重任,迎难而上。该局科学制定出台《黑河干流水量调度管理暂行办法》和年度实时调度方案,建立省(区)际用水水事协调规约,成立由流域机构和省(区)代表参加的水事协调小组。通过行政协调、机制约束、现场督导等开创性举措,当年5次“全线闭口、集中下泄”,实现了黑河历史上第一次跨省(区)分水成功。15年来,黑河调水不断拓展,完善调度目标,扩大生态效果,努力恢复居延绿洲生态环境,绿色颂歌传唱不息。

  黑河流域管理局局长王道席说:“黑河是一条跨省(区)内陆河流,水资源贫乏且时空分布不均,水生态安全问题极为突出。近些年,黑河水量调度主要依靠‘全线闭口、集中下泄’的行政措施,虽然取得了明显成效,但还有许多工作要去完成。从长远来看,维持黑河健康生命,需要采取工程、科技、经济、法律、行政等综合手段,对流域水资源实施统一管理和调度。而建设骨干调蓄工程,是合理配置、高效利用黑河水资源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

  这是黑河实现人水和谐、长治久安的理性思考。

  黑河流域综合管理基础薄弱的问题不容忽视。黑河缺乏骨干控制性工程,无法跨时空调节水量,目前的调度效果主要取决于上游天然来水量及其过程,依然处于被动状态;黑河中游平原水库多,水量损失大,水资源利用率较低,目前仍有平原水库20座,这些水库蓄水浅、蒸发渗漏损失量大,造成水资源浪费;“全线闭口、集中下泄”措施更多依靠行政协调,与水资源科学配置要求有一定差距,每年闭口次数多、闭口时间长,既影响农时灌溉,又造成调水成本居高不下。

  借鉴国内外河流治理的成功经验,从长计议,建立完善的黑河水量调度管理体系势在必行,建设黑河干流控制性枢纽工程极为迫切!


                                               峡谷之门


  这里两山对峙,水缓流深,一路奔腾而下的川流溪水犹如骏马集结,在这里规整着步伐、蓄积着张力,似峡谷深蛟,越千年、奔日月。

  黄藏寺位于黑河上游东、西两岔汇合口以下11千米处,上距青海祁连县19千米。2000年以前的历次黑河流域规划中,黄藏寺一直被视为龙头调节水库,它控制了干流莺落峡以上近80%的水量,具备承上启下、跨时空调节水资源功能。

  在黑河干流水利枢纽开发次序中,一度明确先行建设中游正义峡,后续建设黄藏寺。然而,黑河水资源统一调度实践显示,正义峡水库蒸发损失量大,而且对解决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调节中游灌区用水作用有限。由此,黄藏寺走向历史前台。

  在与潘家河坝址的反复比选中,专家格外钟情黄藏寺。因为从建坝地质条件、枢纽总体布置、施工条件、工程投资等方面来看,技术经济指标比对优势更加明显。

  2003年,黄委开始组织编制《黄藏寺水利枢纽项目建议书》。2013年10月,《黄藏寺水利枢纽项目建议书》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批复。2014年5月,国务院确定建设172项节水供水重大工程,黄藏寺入围。从规划建议、勘察设计到可研获批,黑河干流上的第一座大型骨干调节工程历经10多年之久,终于完整走入人们的视野。

  根据批复,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任务是:合理调配黑河中下游生态和经济用水,提高黑河水资源的综合管理能力,兼顾发电等综合利用。

  供水范围:向下游正义峡调水,确保完成国务院分水目标;向下游额济纳绿洲提供生态用水;向黑河中游12个灌区、182万亩农田提供灌溉用水;冬季时泄放生态基流,满足河道最小流量要求。

  按照设计,工程属于大(2)型水库,建成后的工程主要由碾压混凝土重力坝、引水发电系统、坝后式发电厂房等组成。最大坝高122米,水库正常蓄水位和汛期限制水位2628米,总库容4.03亿立方米,电站装机容量4.9万千瓦。总投资27.8亿元。


                                            筑梦之路


  莽莽黑河大峡谷,纵使山高路险、天旱地寒,然而,有一团火热的希望在升腾,高峡出平湖、蓄源水畅流的征程已经开启。

  2014年8月,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可研阶段的各项工作全面铺开。

  随着可研报告编制的深入推进,可研批复前的各类前置条件办理日显重要。为此,黄委党组慎重研究,会同黑河流域3省(区)、驻地部队各方成立了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领导小组。

  同时,从黄委机关、黑河流域管理局、黄河设计公司、黄委水文局等部门和单位抽调人员成立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管理局筹备组。

  为加快项目可研批复进度,黄委党组组织精干技术力量,紧抓关键环节,明确责任目标,逐项推进水土保持方案、规划同意书、水资源论证、取水许可等各项可研批复前置条件办理,上到水利部、环保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到流域省(区)、市、县,近90项各类前置文件、许可批复逐个协调、件件落实。

  2015年9月6日,国土资源部正式批复土地预审,可研批复前最后一个前置条件办理完毕。10月1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几经努力,终于尘埃落定!

  人间万事出艰辛。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是国家实行工程建设三项制度改革以来,黄委独立组织建设的第一座综合水利枢纽工程,也是黄委在黄河流域外独立组织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前期工作困难重重,殊为不易。

  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建设管理局局长杨希刚说:“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是黑河的骨干调蓄水库,这个水库的建设可以说程序复杂,涉及林业、草地、耕地,权属比较混乱,协调难度比较大。但是在水利部、黄委的领导下,在青海省、甘肃省等大力支持下,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把这个工程的前期工作做扎实,持续推进工程建设,最终建成精品工程,为黑河流域经济社会建设发展和生态环境改善提供坚强的支撑。”

  攻克可研报告这一关键环节后,黄藏寺建管局不等不靠,乘势前进,后续初步设计、概算批复、相关行政许可办理等工作提前展开,环环相扣、压茬推进。

  大漠孤烟,长河为证。

  按照建设工期,58个月后,黄藏寺这一“高原明珠”将会诞生。黑河水资源统一管理和调度将平添“驱动器”“撒手锏”,综合效益倚马可待。这将有利于实现国务院批复的《黑河水量分配方案》,大大减少闭口次数,缩短闭口时间,减少中游河道输水损失;将有利于改善正义峡和狼心山断面来水过程,统筹调节汛期降水、灌溉需水、下游生态用水的不平衡过程;将有利于改善中游供水现状,提高灌区供水保证率;将有利于提高水资源利用率和效益,替代中游19座平原水库,减少水库蒸发渗漏损失,推动引水工程节水改造;将为当地提供清洁水能资源,促进青海省祁连县、甘肃省张掖市等地区相关产业发展。


                                             尾 声


  水兴黄藏寺,圆梦筑和谐。

  一个治水兴水的伟大时代正在铺展新的宏图水脉!

  奔腾不息、福祉千秋的崭新黑河,正伴着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节拍迎面走来!